SyPassy

我们年轻的这一代其实是很压抑的。找不到能彼此分享对时代对人生自我思考的伯乐,对物质的极度崇拜使个体精神的探索行为变成玩笑。人们更愿意拜马云为人生导师,但他似乎金科玉律的演讲不过是混带了自己成功光环的心灵鸡汤。像朋友圈只能点赞一样,我们呈现给他人的几乎是千篇一律的好,这是不合理的。


评论(1)